特别报道 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特别报道 > 战友情 >

难忘战友情

作者: admin 时间: 2018-05-24 分享到:
下班回家的路上,走在轻轨出来的地下通道,两个刚刚走出来的50多岁男人,头发鬓角都已见白,一看就是刚刚喝完酒。其中一个,感觉应该是地主,用手搂着另一个人的肩膀说“我们是战友,我们是兄弟,这种战是什么都代替不了,什么都比拟不了的。”

“战友”两个字,让我瞬间触电,让我瞬间想起了战友的情谊。正如歌中所唱“战友,战友,亲如兄弟……”这种情是常人无法感受的,这种谊是岁月留下的印证。

离开军营以后,在梦中也是多次梦回吹角连营,也多次梦到熟悉的寝室,熟悉的面孔,熟悉的工作,熟悉的事情……那些仿佛从未走远,从未离开一样。

在军营的岁月,这些虽然有理解,但却并没有深深的感受。转业离开后,两次回到部队,回到熟悉的办公地点,却在中多了一丝温暖。

2015年12月30日回部队时,没有了证件,是一个小兄弟把我接进军营,领进我住过的宿舍楼,又独自走进办公楼,那时刚刚离开不到一年,感觉一切还是那么自然,还是那么亲切。

2016年5月5日回部队时,一个哥们开车把我拉进院内,走到机关办公楼门口,看到本部门的司机,过去闲聊几句,打个招呼,等再次进到熟悉的办公楼时,却被门口的值班员拦下了,要求登记,要求别人把我带进去。看着值班员的面孔,发现陌生了,感觉到自己离开的久了一些,一切都已过去。在我正电话联系人下来接我时,恰好曾经一个办公室的朋友进来,解决了我的尴尬。

当到达办公室时,看到熟悉的办公桌椅,熟悉的面孔,瞬间融入进去,瞬间将记忆拉回了过去,一切都像回到过去,仿佛回到了并肩作战的岁月。

两次的回归,让我感觉对那个城市,那个地方好像从未远离一样,总是有一丝牵挂,总会有想念的朋友……

每每到节日,总是习惯的给一些朋友打电话问候一声,平时偶尔在微信上与大家闲聊几句,送去对战友的,找寻这种渐渐远去的战友情。

元旦的电话中,一位老主任说“小宋,大家都说你重情谊,讲究。”听到这句话时,我的内心非常的甜蜜和满足。部队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见过太多的人走了,情断了的事情。能够真正说得上是战友,能够在离去后依然未曾忘记的情谊,才是真正的战友情。

没有开始,就不会有结束。但既然有了开始,那么终有结束的一天。部队的战友情,只有在离别了,还未曾忘记的,才是真正的战友情。而这种情谊一旦拥有,是真正可以超越时空,超越生死的情谊。

今生,我为拥有战友到幸运,我为珍惜战友情而欣慰。